:::
新創故事
< 返回新創故事清單
女人,妳可以不一樣:Womany 專訪

女人,妳可以不一樣:Womany 專訪

P01.png
請注意看,他們的手勢可不是 V 喔! Photo credit: Womany

我們有一個夢想,想要讓台灣變得更好。

我們想要帶來一些改變。

我們想要幫助更多更多的人。
短短三句話,出自四個女生的創業宣言(註 1)。她們沒有相關技術的背景,卻夢想打造出一個改變女人的美好網站。

不知道各位讀者有沒有在 Facebook 上讀過「四個女生的勇敢創業日記」?在 womany.net 網站上發出過:「啊,這簡直是為我而設計的產品。」這樣的讚嘆?或者您上個月曾經為了應徵實習工作而讀了那篇〈【徵才】閃亮亮!womany 長期/暑期實習生計劃開始!〉(註 2)?(或是您被老闆指派去讀那篇文章,好寫出吸引人的徵才文案?XD)

P02.png
Logo 提供:Womany

Womany 是一個成立一年多,結合了優質內容與精選設計商品,志在展現女性多元樣貌的網站。我們訪問了創辦團隊成員,Womany CEO 張瑋軒,很高興她願意與我們分享 Womany 背後的故事。

P03.jpg
Womany 共同創辦人、執行長張瑋軒。 Photo credit:Womany

緣起

張瑋軒談到自己在台大學習性別與媒體時,教授第一堂課在黑板上寫的一句話埋下了她日後創業的種子:
Women are many.
女人是複數的。
所以她們在創業宣言裡寫下:
因為傳統價值觀總習慣將社會一分為二 —— 男人&女人,藉以形成一個二元對立、對抗、壓迫的觀念,所以我們習慣視「女人」為一個整體,而忽略箇中差異。所以性別研究學者借此特別提出,我們應該要了解「女人」不是一種單純集體現象,譬如紐約的女人跟北京的女人不會一樣,大都會區上班粉領族女生,跟在宜蘭自己經營民宿的女人不會一樣,職業婦女跟家庭主婦也不一樣。

Womany 的創業團隊想要改變社會對女人的傳統價值觀,他們希望女人能在 Womany 重新發現自己,男人可以在這裡了解女人。

改變,先從自己做起:打造 Womany 創辦團隊

Womany 共同創辦人之一,目前擔任總編輯的陳怡蓁(Tanya)過去曾任職 Yahoo!奇摩,她與張瑋軒因工作而認識。Womany 這個結合了「Women」與「Many」的名字就是來自於她的提議。Tanya 曾經白天在 Yahoo!奇摩上班,下班之後繼續忙 Womany 的工作,直到有一天她發現時間實在不夠用,才毅然辭掉工作,離開待了五年的 Yahoo!奇摩,全心投入 Womany。

然而 Tanya 並沒有將自己辭職的消息告訴家人,直到有一天被媽媽發現了,家裡因而上演了一場家庭革命。陳媽媽非常不能諒解女兒放棄原本的工作,踏上未知的創業之路(而且還向家人隱瞞)。直到有一天 Womany 團隊在訂單中發現了一個美麗的名字——Tanya 的媽媽從 Womany 網站購買產品!從此之後她不但很支持女兒的工作,還會熱心地向 Womany 提供意見。

在 Womany 擔任財務長的蔡純如(Lulu)是張瑋軒在北一女的同班同學,從台大會計系畢業後進入知名的會計師事務所服務。只是 Lulu 並不想一直從事會計這一行,正當她辭掉原本的工作打算轉換跑道時,高中同學張瑋軒打來一通電話,力邀她加入創辦 Womany 的計畫。

「她只給我三天的時間決定,而且神秘兮兮的什麼都不告訴我,只說要做一個網站。」Lulu 笑著道出張瑋軒當初是如何在電話裡邀請她參與創辦 Womany 的情形。張瑋軒在一旁解釋:「我有說啊,是一個關於女人的網站。」「這樣有差嗎?」Lulu 反駁完之後大家笑成一團。她說,最終促使自己決定加入張瑋軒與 Tanya 創業計畫的,是因為她知道張瑋軒「非常認真、充滿熱情、做事總是全力以赴」。

張瑋軒認為創辦團隊應該要有具備不同背景、不同個性,能夠互補的人,「就跟結婚一樣。」Lulu 補充。

尋覓夥伴

目前在 Womany 負責電子商務的陳冠伶(Tophy),則是張瑋軒在網路上找到的幫手。正當張瑋軒娓娓道來 Tophy 是如何加入 Womany:「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家咖啡館,那個地點不好找,還因此遲到了大概五分鐘……」「是一小時。」Tophy 抗議。(對不起,我顧著笑,忘了拍下當時的場面)

沒想到當時等到想走人的 Tophy 後來竟然與張瑋軒一拍即合。原本雙方只是要進行專欄合作,最後 Tophy 反而成了 Womany 的第一個正式員工。過去是 SOHO 族的 Tophy 一開始很擔心自由慣了的自己會不適應辦公室生活,豈料加入 Womany 之後連磨合期都沒有,張瑋軒說:「Tophy 讓我以為她在這裡待很久了。」「終於找到一間彼此認同的公司真的很棒。」Tophy 認真地說。

負責視覺設計、過去是 Womany 的第一個實習生,後來轉為正職的呂庭瑀(Carol),曾經工作到一半告訴張瑋軒說她想出國(Carol 其實是說要「為愛走天涯」),張瑋軒居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不過拜網際網路與資訊科技所賜,Carol 不在台灣的兩個月期間,她還是能繼續在海外為 Womany 工作。

「因為遠距離反而讓我更愛 Womany。」所以 Carol 也就正式加入了 Womany。

社群的重要性

張瑋軒說,多虧數位時代的總編輯文玲姐的建議,參加活動聚會與大家交流也成了她行事曆上最常出現的事項之一。就像 Instagram 的共同創辦人 Kevin Systrom 在史丹佛大學課堂上所分享的:
當我們存放照片的機器不斷掛點時,我捲動著自己手機的通訊錄,想找出最聰明的那個人來求救,結果發現 Adam D’Angelo 這個名字 (Adam D’Angelo 是 Facebook 前任技術長,社群問答網站 Quora 的共同創辦人。) ,後來他花了三十分鐘在電話中教我們如何解決問題。我怎麼認識他的?七年前在史丹佛大學的一場 party 上。
猜猜 Womany 怎麼找到自己的技術長?就是在台大創業沙龍。

篳路藍縷的創業之路

雖然 Womany 要做一個全方位、為女人服務的網站,但創辦團隊其實都沒有技術背景。所以第一版的 Womany 網站是採用外包的方式,不過他們很快地就發現這方法行不通,於是開始認真看待技術的問題。張瑋軒自己從一開始完全不懂到現在去參加 JSDC(JavaScript Developers Conference)也能做筆記了。
成立 Womany 的過程中創辦團隊一直是從實作中學習,設立公司、規劃網站、電子商務…… 無一不是靠著旺盛的企圖心和毅力完成。
創業之路不會一帆風順,就跟所有的新創公司一樣,Womany 也遭遇過團隊成員離開的狀況,「四個女生的勇敢創業日記」當中的一位女生,後來就因為健康狀況與職涯規劃離開了 Womany。然而即便有了新的工作,人不在 Womany,她還是經常與團隊保持聯繫、給予建議,「Womany 永遠是她的家,歡迎她隨時回來」張瑋軒感性地說。
根據 Alexa 的排名數據顯示 Womany 網站成立一年多來在台灣的排名已經上升到四百多名,會員增加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然而張瑋軒也坦承 Womany 目前只有單月獲利的紀錄,還沒有達到完全損益兩平。
那麼張瑋軒怎麼看待 Womany 所處的市場?

有幸處在這偉大的時代

就我來看,不論是柏拉圖、西塞羅或帕比尼安的時代,沒有任何一段時間如今日這般容易學習知識。
以上這段話,如果我沒有將前一句寫出來,大家可能會以為是在讚揚網路時代。其實那是出自 1545 年法國人文主義作家拉柏雷(François Rabelais)的暢銷文學作品《巨人傳》,他藉由書中巨人的口說出:「全世界充滿有知識的人、學識淵博的教師,和浩瀚無垠的圖書館。就我來看,不論是柏拉圖、西塞羅或帕比尼安的時代,沒有任何一段時間如今日這般容易學習知識。 」
四百多年後的今天,這段話同樣適用。歷史系畢業的張瑋軒認為我們這一代很幸運,剛好遭遇到網際網路與智慧型的行動裝置大行其道的時代,如同矽谷創投家 Steve Blank 教授所說:「人類史上首次有數以億計的人口人手一台電腦、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 對印刷術深深著迷的張瑋軒將現今網路世界看做是印刷術已在歐洲流行開來的情況。這是偉大的時代,而網路與裝置的普及,正是我們機會。

但是台灣難道還缺經營電子商務的網站嗎?

偉大的時代有我們的存在,即使不是矽谷製造也能鏖戰世界,碌碌無為地在這偉大的時代中度過,還是挑戰著前進呢?只有挑戰才能看到成功的光芒。
以上是今年二月,NHN 日本分公司旗下的 Line 團隊來台灣參加 Inside Salon 所分享的投影片內容,他們無懼市場上已有大獲成功的 WhatsApp 與 Viber,仍舊推出類似的 app 與之競爭。有在使用 Line 的讀者們可以打開 app 看看官方發佈的消息,如今他們在全球已經擁有超過四千萬的使用者。

P04.jpg

Line 團隊當時在 Inside Salon 分享的投影片

同樣地,張瑋軒一點也不認為在市場上已有眾多購物網站的今日,Womany 就不能做電子商務,何況 Womany 的目標並不是要成為最大、市佔第一的品牌,而是要填補女性市場的空缺,成為一個能讓眾多女性滿意的綜合型服務網站。
而這也是為什麼 Womany 不願意一次只做一件事的原因。在 Womany 的網站上使用者可以發現「讀品味」、「買設計」、「玩風格」這三大服務同時並存。他們的策略很明確,即是以豐富的內容(讀品味)吸引讀者、購買經由 Womany 精選過後的商品(買設計),將自我的多樣面貌呈現在社群當中(玩風格)與其他人交流,最後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 Womany。
一直以來 Womany 都有對外合作的計畫,他們曾和 ELLE 雜誌、愛料理等品牌合作過。六月畢業季,台大的學生們在參加畢業舞會時或許曾看過 Womany 團隊美麗的身影。

網站即將改版

張瑋軒透露 Womany 的網站將在今年下半年進行改版,屆時預計導入 Responsive Web Design,讓使用者能在各種解析度的螢幕上順利瀏覽 Womany。此外,由於透過行動裝置瀏覽 Womany 的使用者比例越來越高,推出 app 也會是未來考量的重點。她也表示未來有募資的打算,事實上目前已有一些投資人很積極的在跟他們接洽,了解投資的可能性。

You are the only,Womany 的團隊文化

「Women are many.」其實只涵蓋了 Womany 精神的一半,另一半是「You are the only.」在 Womany 的文化裡,他們特別強調人的價值,並且珍惜彼此的差異。
張瑋軒在談到 Womany 的團隊文化時,特別提到她很鼓勵成員走出自己的舒適圈(comfort zone),嘗試不一樣的事物。舉例來說,財務長 Lulu 過去是會計背景,但是創辦 Womany 之後還要開始學習、負責引進設計師服飾。她與總編輯 Tanya 因為在 Womany 工作的關係,有了第一次上電視節目的經驗,張瑋軒說:「我很鼓勵她們去,而且她們在上節目之前也練習了很久。」不久前 Womany 團隊也曾在電台節目上接受王文華的專訪。
每個月的最後一天都是 Womany 內部的「Talk Talk Day」,所有的成員都會在下午去一間可能是大家慕名已久卻一直沒機會去的咖啡店(我覺得這個選擇地點的方式棒極了),分享一個月來的工作心得,甚至只是聊聊彼此的近況與生活,或許就是成員間這樣的交流,才塑造出訪談時我在 Womany 辦公室所感受到的氣氛。

P05.jpg

大家要拍團體照了,負責電子商務的 Tophy 還忙著拍攝商品。 Photo credit: Womany

任何處境都是好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

當我問:「創業至今遇到最大的挫折是什麼?」張瑋軒回答:「我不認為自己遇到的是挫折。」她進一步解釋,每個創業路上遭遇到的困難,都被她視為一種機會和挑戰,一旦把握住、克服了,那也就過去了。她引用了紀錄片導演沈可尚的一句話:
任何處境都是好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只要珍惜面對的一切,用力的過好一天,任何壞事都是好事,當然那些不得了的好事,也是好事。
張瑋軒不認為創業有什麼了不起,實現夢想未必非靠創業不可,那只是她與志同道合的夥伴們實現夢想的路徑之一,而非最終的目的。當時家人不明白為何她要放棄原本的工作出來創業,「那樣不是很辛苦嗎?」面對家人的疑問,張瑋軒心中卻很清楚,因為她心中有一份志業要完成,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不要害怕自己將要變成的樣子

對學生們來說,暑假即將開始;對畢業生來說,出社會的時間到了。張瑋軒給大家的建議是:
       不要害怕自己將要變成的樣子
       保持年輕的心
       當個 starter、learner 和 dreamer
       別讓自己後悔

創業不容易,而且極有可能會失敗,但失敗也沒什麼好丟臉的。明白自己所要的生活,然後努力地去過,不要留下遺憾、不要害怕,就像大導演詹姆士.柯麥隆在 2010 年 TED Talk 所說的(註 3):
In whatever you are doing, failure is an option. But fear is not.
無論你在做什麼,失敗都是一個選項。但恐懼不是。

後記

這次訪談的過程中歡笑不斷,Womany 的成員們各個都很親切,財務長 Lulu 一直在問:「要不要喝酒?」(後來過程中有其他訪客進來,她也這樣問 XD)
我注意到張瑋軒很謙虛。她不斷地在訪談過程中提到「我們其實很幸運」,無論是創辦團隊的組成、人才的尋覓以及後來陸續加入的成員,不但都順利找到對的人,彼此的理念也都相符。他們的團隊也非常感謝在 Womany 成長過程中曾給予幫助的人,例如她們那時尚感十足的 logo 看板就是別人熱心贊助的。

相關故事